新闻中心

搜索:

当前位置:天津上门按摩 > 新闻中心 >

我用自己的零花钱给她买价格不菲的雪纺裙子

    没有课的时候,我们去看电影院看恐怖片,买两支甜筒冰淇凌,看到害怕的地方,苏禾会尖叫着扑到我身上,冰淇凌蹭在我身上,我不会生气,我喜欢那样的感觉。
    苏禾总是抽烟,抽一种薄荷味的女士香烟,细细长长,在她手指尖温婉流转。她抽烟的时候很安静,不说一句话,像在想着什么。我从来不问,只是喜欢静静的看着她。我受不了烟味,经常会被呛着。每当这时,她会停下来望着我,在地板上摁熄烟头,总是歉意的说,允慕,我以后再也不在你面前吸烟了。这话她说了很多次,却从来没有做到。到了下次,她还是会说,允慕,对不起,我真的不在你面前吸烟了。我也只是笑笑,我总是无声的纵容她。
    假期的时候,苏禾找了家公司做了兼职,因为离家远,在公司附近租了间十多平米的小房子。我对家里编了理由搬出去,和她住在一起,但我没有出去工作。我在小房子里看书,写我永远结不了尾的小说。
    苏禾早出晚归,我在阳台上种上了天竺葵,开出一簇一簇肉红色的花朵。
    我们相处的不错,因为我总能迁就她,宠着她。我用自己的零花钱给她买价格不菲的雪纺裙子,在狭窄的卫生间里洗她的内衣,收拾她弄在我小说稿纸上的烟灰。因为苏禾,仿佛我前世今生的所有爱恋都发生在这个七月。在别人看来,我们不过是两个要好的年轻女孩,可是我爱她,我爱苏禾,我没有告诉过任何人,更没有告诉苏禾。
    围绕在苏禾身边的男子络绎不绝,送花的,写信的,甚至有问我要联系方式的,我一点都不在乎,因为我知道苏禾不会认真。她总能够在那些男人之间游刃有余,全身而退。甚至在某个时候,我以为爱情就是不言不语的包容。所以即使苏禾没有对我有所表达,但是她是爱着我的,在乎我的。

上一篇:脚心更是脚上最重要的部位所以要加倍呵护

下一篇:在镜子里我依旧看到自己干净美好的女孩面孔